“我家的都混在一起了,有花的,有存的,没有分得那么清,以后等孩子大起来,他有红包意识的时候,应该会给他自己处理。”杭州一位宝妈林女士说道。今年她们家宝宝共收到4000多元压岁钱,目前已经“充公”用作家庭公款了。和林女士一样想法的父母不在少数,一位去年刚刚成为妈妈的宝妈严女士也表示,今年宝宝收到的压岁钱全部用来补贴家用了,“奶粉、尿不湿、米粉等都要花钱,其实这笔压岁钱也是花到宝宝自己身上了。”严女士笑称,“让宝宝用压岁钱自食其力也很不错啊!”

枕戈待旦、硝烟四起,在这一关键时期农行资管部迎来新帅,不由得令人遐想其中深意。从行业来说,未来各大银行的理财子公司将如何实现资管转型和发展,亦值得期待!